九天神皇 > 竹馬謀妻:棄女嫡妃寵入懷 > 第423章 有名無實的夫妻

第423章 有名無實的夫妻


  “可我……”欒靜宜想了想,的確,這件事對冉大人來說,的確是很不公平,可自己也是迫不得已啊,但凡眼下又更好一點地辦法,自己也不會這樣做。

  眼見著天色已晚,欒靜宜將歡顏和蔣青青他們送了出去,卻悄悄扯了扯冉修辰的衣袖,示意他留下來,自己有話要單獨跟他說。

  看著歡顏他們上了馬車,欒靜宜才和冉修辰已經轉身回去宅子。

  冉修辰把大門關上,剛走了幾步,就見欒靜宜轉身看著他,表情嚴肅地道:“我是真的想要嫁給你,不是想要利用你。”

  冉修辰稍怔了一下,繼而淺淺勾了一下嘴角,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青青說,既不讓下聘,也不辦婚禮,只遷了戶籍了事,這樣只怕你會誤會,我只是想要利用你。但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,我只是覺得,若是這個時候讓別人知道我們成親了,無論是對你還是對我都不好。我……”

  欒靜宜嘗試想要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跟冉修辰解釋清楚,可是說來說去,好像總是差那么一點意思。

  看著面前欒靜宜有些懊惱地樣子,冉修辰笑了笑,走過來牽起她的手,“好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明白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不怪我嗎?”

  “我們相處了這么久,我怎么可能這么不了解你,難道你以為我真的會誤解你嗎?我知道這個決定,你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。而且,雖然……但是不得不承認你的想法是對的。”

  青青還未從風口浪尖上下來,若是這個時候他們成親的事情被旁人知道的,只會把青青推向更高的風口浪尖,眼下低調行事是正確的。

  冉修辰靠近欒靜宜,垂眸看著她,聲音放得很輕,開口問她道:“我倒擔心你會覺得委屈,就連嫁人這么重要的事情,卻只能這么悄無聲息的開始和結束,連個婚禮都沒有。”

  原本還懷著擔憂之心的欒靜宜一聽這話,一顆心也便是放了下來,抬眸看著冉修辰,唇畔笑容明亮,“別擔心,這些東西以后我都會跟你一一討回來的。”

  她只是說現在不辦婚禮,沒說以后永遠都不辦。

  “眼下只是權宜之計,等到以后……”

  “以后如何?”冉修辰一雙星眸含笑看著欒靜宜。

  “等到以后一切都安定下來了,從下聘到成親,你得一樣不少地都補給我。”欒靜宜說這話的時候,不由得露出小女兒嬌蠻的姿態來。

  冉修辰眸光柔如輕波地看著她,點了點頭,“好,等以后都安定了,我什么都補給你。”

  為了遷戶籍的事情,冉修辰特意告假了幾天,倒也算是很順利地辦妥了。

  從律法上來說,欒靜宜此時已經算是冉修辰的妻子了。只是知道這件事的卻只有幾個人罷了,就連冉修辰家中長輩都不知道此事。

  怎么說這也算是件大事,盡管不能大肆地宣揚,可也得慶祝一下。

  蔣青青本來提議說,要先給欒靜宜和冉修辰兩個辦一個簡單的婚禮,拜個天地也就算是成了。不過卻被欒靜宜給搖頭拒絕了,“算了,反正已經決定了,以后還要正式辦一次婚禮的,眼下這就算了吧,拜兩次天地,好像是……二婚似的。”

  蔣青青一聽也有道理,可心里就是很有些惋惜,“怎么說,今日也算是你正式成為冉夫人的日子,卻這般冷冷清清的。”

  “有什么關系,我本來也沒把今天當作是我跟冉大人正式成親的日子。”

  若不是為了能趕上這次的科考,欒靜宜也的確不會這么趕著就嫁給冉修辰,在她眼里,今日也不算是她正式成為冉修辰妻子的日子,等到以后正式辦了婚禮才算呢。

  “得,你們這可真算得上是有名無實了。”

  雖然不辦婚禮,也不拜天地,但一桌酒席,幾個好友慶祝一下卻是不能少的。

  但雖然面前擺滿了美酒佳肴,可在桌邊,歡顏他們漸漸討論起來的,卻是有關欒靜宜不久之后參加科考的事情。

  不過這也難怪,眼下這氣氛,也的確太不像是成親了。

  而欒靜宜心里也是憋著一股勁兒,這一次一定要一路通行到會試,所以也不敢有所松懈。從前陣子詔令剛頒布下來的時候,她就已經在努力用功了,若是落第了,她可就真的太對不起這么多為她而奔波的人,也辜負了匆忙與她成親的冉修辰了。

  離開欒靜宜這里的時候,歡顏喝得有些醉了,是被謝安瀾扶著上了馬車的。

  坐在馬車上,歡顏軟軟地靠近謝安瀾的懷中,謝安瀾則扶著她的肩膀,以防她歪到一旁去。

  歡顏想到今日的情形,不由抬眸看向謝安瀾,“你說,如今靜宜和冉修辰之間的情形,像不像是當初我們假成親的時候?”也是一樣的有名無實,權宜之計……

  謝安瀾抬手在歡顏的額頭上輕輕敲了一下,“那可不一樣,當初我們成親的時候,只有我一個人陷在這段感情里,你可還對我無動于衷,只等著以后和離呢。而眼下,靜宜和冉修辰兩個是兩情相悅,雖然是權宜之計,可他們心里都有彼此,哪像是我們當初……你對我……可還只是朋友之誼。”

  “才不是。”歡顏窩在謝安瀾的懷中反駁道。

  謝安瀾聞言低頭看向懷中的歡顏,“難道我說的不對?”

  “當然不對,我想我那個時候對你應該就已經有些……喜歡了,只是自己還沒察覺而已。”

  謝安瀾點了點頭,“這倒是很有可能,我這么出色,還一直都陪在你身邊,你不對我動一點心思的話,實在是不符合常理。”

  歡顏聞言笑著抬頭掐了一下他的臉,才接著道:“那個時候,我們還在北於衡華苑的時候,有一年七夕節……那個擂臺上,你同那個手持雙刀的男人比武,當時我看著你,就突然覺得……眼前這個少年縱然是在黑夜里,也這般熠熠生輝,叫人移不開目光。”

  在那以前,歡顏雖然心里也很清楚,謝安瀾是一個很出色的人,可從來都對他的出色習以為常,并未覺得有什么特別……驚艷的地方。但是就是那一天,看到在擂臺之上從容應付那大漢的謝安瀾之后,她才第一次產生一種不一樣的感覺。

  只是她那個時候也說不清這種感覺是什么,現在回想起來,大約那個時候自己就有點喜歡謝安瀾了,只是自己卻一直懵懵懂懂,沒有搞清楚罷了。尤其那個時候,自己還堅定著一輩子都不會嫁的信念,所以也就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心中的那份感覺。

  謝安瀾輕吻了一下歡顏的頭發,低聲喃喃道:“那天的銀子到底也是沒白花。”

  歡顏他們離開之后,這小小的花廳里就只剩下欒靜宜和冉修辰二人。

  欒靜宜心里莫名地有些無措,雖然說在律法上,自己已經是冉大人的妻子,可……這又不是世俗上認為的成親,她一時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,欒靜宜搜腸刮肚也想不出什么合適的話來說。

  但氣氛又是如此的沉默、尷尬,不說些什么的話,又顯得很奇怪。于是慌忙站起身來道:“那個……我叫人過來收拾桌子。”

  冉修辰看著面前欒靜宜這般慌亂的樣子,眸中不由浮現出幾分溫柔的寵溺來,她在公事上,從來都是辦得利落干凈,絲毫不輸男子,眼下又是這般臉紅嬌羞的樣子,看起來只想叫人將她擁入懷中。

  而冉修辰也的確是這么做了。

  欒靜宜的一雙手揪著冉修辰的衣服,一顆心跳得厲害,更是無措了。

  感覺到懷中欒靜宜的僵硬,冉修辰笑了笑,隨即松開了她,“你在害怕?”

  “沒有。我只是……”有些慌亂和不知所措而已。她眼下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做才好。

  “放心,我今晚不會留下來,也不會對你做什么的。”

  欒靜宜聞言,急忙解釋道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今晚想要我留下來的?”

  “不是……”欒靜宜臉紅得更明顯了些。

  冉修辰抬手撫上她的側臉,手心感覺到她臉上的熱度,然后淡笑著道:“好了,不同你玩笑了。今天不算是我們正式成親的日子,等到以后,我定會一樣不少地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,所以……今天我就先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

  “別送了,我怕我真的會忍不住想要留下來。”

  欒靜宜聞言又是低下頭去,心中慌亂之下,卻也不由得暗暗道:其實冉大人這是同我開玩笑的吧?

  就在欒靜宜心思紛亂的時候,只見冉修辰上前一步,伸手摟著她的腰,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,隨即輕聲道: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走了。明天再來看你。”

  欒靜宜再抬起頭來的時候,冉修辰已經轉身走了出去,欒靜宜目送了他的背影離開,半晌之后才在桌邊重新坐了下來。

  她的侍女見冉修辰都走了,便是進來收拾碗筷,結果一進來就看到自家小姐一張臉紅紅地坐在那里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嘴角掛著笑容,好像是癡了一般。

  自這天之后,冉修辰幾乎每天傍晚從吏部回來之后,都會來欒靜宜這里一趟,兩個人一起吃了晚飯,欒靜宜再送冉修辰出門。

  有的時候,吃過晚飯之后,冉修辰也會再多呆一會兒,指導欒靜宜這大順的童試、府試和院試都是怎樣的。

  其實他倒沒有多擔心欒靜宜,以欒靜宜的水準,一路通行到會試并不算難,冉修辰也只是略略提點她一下而已。

  不過欒靜宜可沒有掉以輕心,這一場戰役,不止是她自己的戰役,她不僅要對得起歡顏和冉修辰為了她而奔走,也要對得起當初那么多女子為她寫萬民書,為她請請愿,支持她的事情。

  所以盡管她之前已經考中過狀元,但如今再來一次,她依舊是用盡了自己的全力來用功。幾乎跟當時她閉關念書,連歡顏和蔣青青都不見的時候狀態差不多了。

  歡顏和蔣青青知道欒靜宜要閉關念書,所以也就不去打擾她。

  而隨著第一場童試的臨近,大順的許多百姓都是格外的關注

  歡顏從謝安瀾那里得知,今年整個大順要參加童試的女子加起來其實也只有一百多個。

  “其實一百多個已經不少了,”歡顏道:“今年畢竟是第一年,很多女子雖然有心,可都還在觀望,以后……會多起來的。”

  只是這一百多個女子里,能順利走到會試的,也不知會有幾個。


  http://www.ifavun.live/48_48766/20261730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favun.live。九天神皇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dzdgw8.com
广西快三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