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皇 > 竹馬謀妻:棄女嫡妃寵入懷 > 第435章 無法移情

第435章 無法移情


  林灼華也是沖她笑了笑,可是這笑容里卻藏著幾分難言的心事,只是林灼妍沒有看出來罷了。

  林夫人聽了這話也是看向自己的二女兒,心中暗暗想著,她這陣子也的確是很聽話,也跟著自己老老實實地學規矩了,不再像以前那么調皮任性、沒耐心。

  既然如此,那放她出去散散心,玩一玩,也沒什么不可,就當是獎勵她了。難得這孩子安心跟自己學規矩,而且還頗有成效,也不要把她給逼得太緊了。

  這么一番想罷,林夫人也就答應了林灼華,不過她仍是有些不放心,所以也自己一起跟著去了。畢竟兩個女兒家獨自去什么賽馬會,總歸是不大好的。

  林灼華的本意就是要把林灼妍給拉去,自己母親跟不跟著都是一樣的,也就緩緩應了一聲‘是’。

  到了賽馬會的這天,林灼華早早就去了林灼妍的房中,為她挑選合適的衣裳和首飾。

  “這件更襯你一些,顏色多好看。”

  林灼妍聽到自己姐姐這樣說,也轉頭去看了一眼,卻是興致缺缺,“姐姐的眼光很好,這件的確是挺好看的,只是我衣裳都已經穿妥當了,不想那么麻煩再換一身了。”

  不就是個賽馬會嗎?也不至于那么精心打扮。

  林灼華又是勸了幾句,林灼妍還是覺得麻煩不想再換,林灼華也只好放棄了。不過卻拿了一朵拇指般大小的鵝黃絹花簪在了自己妹妹的發間,越發襯得林灼妍明麗嬌俏。

  打扮妥帖之后,母女三人便是乘了馬車,往城外去了。

  到了之后,林夫人舉目一看,果然有許多年輕的小姐都來了,還有幾位相熟的夫人。而那些已經到了的年輕公子們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策馬奔馳了。

  有幾位夫人看到林夫人她們來了,便是含笑上前來寒暄。

  林夫人一看也知道今日這賽馬會不過是名義上的,大約也只是找個由頭一起出來散散心罷了。也就沒有拘著自己的兩個女兒在身邊,讓她們去找相熟的小姐們玩兒去了。

  “聽說你們兩個姐妹前一陣兒被邀去參加皇家秋獵了?”其中一個跟林家兩姐妹比較相熟的小姐,上前拉著她們問道。

  “是,承蒙太后厚愛。”林灼華含笑輕語,姿態合宜,帶著幾分榮幸,卻不見任何驕傲之態。

  而這話讓一旁的林灼妍想起了當時在獵場發生的事情,面上的笑容不由淡了些。

  “來,我們過來這邊說話。”其他幾個小姐將林家的兩位小姐給拉了過去。

  這里是一處被圍起來的空曠的馬場,她們落座的地方搭起了高高的棚子,棚子底下設了座兒,桌上擺著各色的茶點果子。

  見著小姐們都落了座,一旁的侍女趕緊把茶水給端了上來。

  林灼華剛從侍女的手里接過茶杯,就聽到不遠處一陣男子的歡呼聲,而其他小姐們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去。

  只見那打頭的一位公子正神采飛揚地跟旁邊的人說些什么,臉上盡是笑意,林灼華心思一轉,便是同旁邊的一位小姐道:“看來這一局是令兄贏了。”

  那位小姐也是一臉的驕傲,“我哥哥的馬術向來是很好的。”

  “我聽說……令兄的詩作的也不錯,之前還被傅大人給夸講了,是嗎?”

  那位小姐臉上的驕傲之色就更明顯了,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。

  林灼妍卻覺得有些奇怪,姐姐向來最是謹慎,以往姐妹們相聚的時候,其他的小姐們偶爾都會談論一兩句年輕的男子們,雖然有些不合規矩,但旁邊又沒有長輩,大家私下里提一兩句也沒什么關系。可是姐姐一碰到大家說這種話的時候,她都是閉口不談。今日卻主動提起這個話頭,未免有些反常。

  林灼妍心里存著這個疑惑,只是瞧了自己姐姐一眼,想著這里還有其他人,等一會兒,自己再悄悄找姐姐問一問吧。

  而林灼妍不知道的是,她今日這般沉默寡言,在別的人看來,也是有些奇怪。

  林夫人同其他幾位夫人說話的時候,不由得朝自己兩個女兒那邊看了一眼,見自己的二女兒比起以前的確是穩重了許多,心中一陣欣慰,看來妍兒她真的是收了心了。

  “夫人是個好福氣的,養的這兩個女兒,一個端莊大方,一個俏麗可人,都是十分討人喜歡。”

  林夫人聞言這才將目光從兩個女兒的身上收回,旋即謙虛地道:“哪有。”又是將其他幾位夫人的女兒也都給夸了一遍。

  今日這場賽馬會來了不少的夫人們,一來,是為了散心,二來,也是有相看兒媳或是女婿的目的。林家大小姐是不用想的,大家都心里都清楚,她可是太后中意的皇后人選之一,就算有意想要她做兒媳,那也得等到皇后的人選定下,確定她落選之后。

  這林家二小姐嘛,是個孩子心性,不過……今日看著倒是比以前穩妥了許多。或許是因為年齡到了,也就收斂了心性了,若果真如此,倒也算是個不錯的兒媳人選。萬一這林家大小姐將來真的進宮做了皇后,那她可就成了皇后的親妹妹,身價就大不一樣了。

  林灼華陪著相熟的那幾位小姐聊了一會兒之后,側頭對身旁自己的妹妹道:“坐得有些無聊,妍兒,陪我去走一圈兒吧。”

  林灼妍正愁著沒時機詢問自己的姐姐呢,聽到林灼華這么一說,便是趕緊應道:“好啊。”

  這時候座上另外一位小姐開口道:“要不然我陪你們一起吧。”

  林灼妍一顆心不由沉了一下,這樣的話,自己就沒有機會向姐姐問出心中的疑惑了,真的要等到回家的時候才能問嗎?可是今天姐姐真的好奇怪……

  就在這時候,只聽得林灼華聲音含笑道:“不用了,我就是坐得有些難受,想讓妍兒陪我走一圈,很快就回來了。”

  那位小姐笑著點了點頭,不再說什么,人家這是有話想要單獨跟自己妹妹說吧,倒是自己唐突了。

  林灼華這才帶著自己的妹妹走了出去。

  “你瞧,他們男人跟我們女子到底是不一樣,一個個好像總是有使不完的力氣。”

  林灼妍順著林灼華的目光看去,卻是興致缺缺,這些年輕的公子們的確是個個朝氣蓬勃,神采飛揚,此時他們騎在馬背上的樣子,卻讓林灼妍不由想起了當日在皇家獵場里,皇上一身勁裝,身姿如松的模樣,那種威嚴和清俊,是眼前這些公子們怎么都比不了的。

  “只有力氣又有什么用?又用不著他們這些貴公子們去抬桌子、抗麻袋。”跟皇上比起來,他們這些不過就是一群幼稚的毛頭小子罷了,整日里就知道斗雞走馬、逛青樓什么的。

  林灼華頗有些耐心地道:“他們可不止是有力氣而已,那趙家的公子寫得一手的好詩,傅大人就親口夸過他寫的詩好。還有那位曲家的三公子,一手丹青極妙,多少人求都求不來呢,也算得上是文武雙全了。”

  林灼妍聽了,極為納罕地看著自己的姐姐,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,“姐姐今日是怎么了?你以前……”

  說到這里,林灼妍忽然頓住,她心中一個念頭忽然閃過,姐姐以前從來不主動提起別的公子,今日卻屢屢在自己面前提起,肯定不是因為她自己對其中哪家的公子有好感,畢竟她如今還是太后看中的皇后人選之一,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動別的心思,那……這么說來的話,姐姐的這些話就是故意說給自己的聽的,至于姐姐為什么故意要在自己的面前夸那幾位公子,無非就是……

  林灼妍面上表情幾經變換,最后很是失望地看著自己的姐姐,“姐姐以前從來不主動議論那些年輕的公子們,今日卻這般屢次提起,是因為什么?”

  看到自己妹妹臉上這般表情,林灼華心里也不由沉了一沉,看來妍兒她是看出來了。

  “妍兒,之前我就已經跟你說過了……”林灼華將自己的聲音放低了些,“皇宮那地方不適合你,那是吃人的地方,姐姐還是希望你嫁給一個簡單敦厚的人,以后能平安順遂地過一輩子就好了。”

  “所以姐姐并不是特意解救我出來,帶我來散心的,不過是想讓我看看這些年輕的公子,想讓我看上其中一個,然后就能……就能……”就能將皇上拋諸腦后,以后安安心心地嫁人……再不對皇上存半分心思。

  林灼妍不由有些傷心,她還以為姐姐是因為看自己最近這些日子一直都跟著母親學規矩,所以心疼自己,才特意主動跟母親提出來,要帶自己來這個賽馬會,可結果……不過是另有目的罷了。

  “姐姐也是為了你好,你性子單純,后宮那地方多少爾虞我詐,我不希望你大好的年華,就敗在了皇宮之中。”

  林灼妍點了點頭,“我明白姐姐的意思,也知道姐姐的苦心。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我心里已經有了皇上,他很好……比我以前看過的所有男子都好,他雖然貴為一國之君,卻從未看不起女子,甚至格外體貼,試問,今日在場的這些男子們,哪一個能及得上他?”

  林灼華聽著自己妹妹這話,就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在獵場的時候,自己早起看日出,偶然間碰到了皇上,他知道自己一個閨閣女子不方便,所以提前走開了,讓自己可以留在那里看日出,他的確是很體貼,這一點世間的許多男子都及不上……可……若是真的做了他的皇后或者嬪妃,情況可就大不一樣了……

  看得自己的姐姐怔怔地出神,林灼妍低聲道:“其實我有時候也在想,他若不是皇上就好了,可是這是不可能的。我喜歡上了一個男子,可他恰好就是皇上,我又能有什么辦法?”

  眼前的這些男子跟皇上比起來,實在是遜色太多,又如何能叫自己放下對皇上的心思,轉而放到旁人的身上?

  林灼華沉默了良久,終于輕嘆了一口氣,拉起自己妹妹的手,“走吧,我們回去。”

  的確,自從她知道自己妹妹喜歡上了皇上之后,就一直在想辦法,要怎么才能讓妹妹放棄對皇上的心思。想來想去,也只有讓妹妹喜歡上別的男子這一個辦法,所以當知道有這個賽馬會的時候,她心中立刻就有了決定,一定要帶妹妹過來。

  這些公子里也不乏才貌俱佳、文武雙全的,她希冀著妹妹對皇上只是一時的迷戀,等她遇到另外一個能讓她心儀的公子時,她就能忘了皇上,可林灼妍方才的一番話讓她明白,妹妹對皇上的心意并不只是一時迷戀,她是十分認真的。

  而她也承認,方才自己妹妹說的那句話是對的,這么些貴門公子,的確是沒有一個能比得上那個坐在龍椅上的男人的。


  http://www.ifavun.live/48_48766/20018220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favun.live。九天神皇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dzdgw8.com
广西快三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