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皇 > 圣墟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場

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場


        鐘波消失后,這里光線暗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沒有妄動,剛才點點淡金佛光激蕩時,骨頭都跟著響個不停,像是在被錘擊,身體跟著共振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雪豹王,身體痙攣,面孔雪白,佛門的能量像是壓制異類,天生相克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喜馬拉雅山很冷,冰寒刺骨,黑暗的天空中飄落下小雪花,寒風呼嘯時,像是有野龍在叫,有蠻虎在嚎。

        古剎挨著山體,只露出一角,用黑乎乎的石頭堆砌起來,經過時光沖刷,歲月敲擊,看起來很陳舊,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個時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據說,最少有六七千年的歷史了。”雪豹王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當初,東西方大戰,孔雀王、金烏王一路追殺來自印度的古瑜伽大師梵林,在路途上現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兩位絕頂禽王想殺進去,結果遭受重創,最后帶走幾塊磚石,回去后請專人檢測,得出此地存世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結論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身體中的骨頭不再響,他謹慎的邁步,在這塊地帶觀察,并開始清理積雪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座古剎哪怕出現在史書記載前的時期以前,生產力很落后,可它的規模也不小,相反很宏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與雪豹王相當的吃驚,黑乎乎的寺院盡顯肅穆與莊嚴,哪怕在夜晚也有種磅礴氣息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青銅匾額上沒有文字,只刻著一株菩提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佛教這是智慧之樹,因佛在菩提下大徹大悟,又有成道樹之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時期還沒有文字出現吧。”雪豹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搖頭,道:“歷史斷層,許多事都說不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,他與雪豹王都沒有動用體內的能量,因為他們現在這個地方一旦輕舉妄動就會引動古寺共鳴,佛光漾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在天地異變前現這座古剎,被那些科學家得悉,估計是天大的新聞,要被反復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楚風雖然吃驚,但是卻不會太過震撼與不解,連異類都開口說話了,還有什么不可能?

        “讓人憂心啊。”雪豹王嘆道,老喇嘛等人都消失二十幾天了,到現在還沒有出來,實在讓人心焦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也皺眉,到了這里后聽不到一點動靜,古剎中靜悄悄,很難不讓人生出不好的聯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廟宇很宏大,可如果里面有人的話也不至于一點聲息都傳不出,太安靜了,像是一片沒有生機的地帶。

        廟門緊閉,材料是菩提木包裹著青銅皮,有些地方的青銅脫落,可露出的木質卻沒有腐爛。

        清理好風雪之后,楚風在附近反復丈量,研究這里的地勢,結果毋庸置疑,這里的地磁很離譜,有時高的嚇人,有時則很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然的場域,只需要稍微布置一下,就能吸附天地間游離的能量因子,形成種種莫測景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最近研究那本場域天書,已經徹底入門,在這一領域中他非常有天賦,甚至比走進化之路還要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現在的底子已經不弱,甚至可以說眼光獨到,雖然不能洞悉這里的究竟,但也能揣摩出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夜色已深,天地間黑暗,雪地多少還有些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進去看一看,你等在這里。”楚風說道,他想獨自進去,走向古剎門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雪豹王跟進,道:“不行,你身體有問題,我與你一起進去,還能夠有個照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搖頭,道:“能否安然闖進去不是實力高下的的問題,老喇嘛修為那么高,可到現在都沒有出來,你跟我去冒險沒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包裹著青銅的木門被推開,吱呀呀聲在寒風中有些特別,像是打破雪山萬年的死寂,一縷又一縷淡金色的光從門縫中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略顯神異,外面黑暗,廟宇中居然有光透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沒敢動用能量,因為此前已經領教過了,鐘波陣陣,震蕩人的肉身與精神,一般的人很難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力一推,大門徹底開啟,里面一片光明,像是淡金日暉普照,神圣而安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!”楚風覺得驚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古剎中,像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祥和光華彌漫,地上有干涸的泉池,有枯死的菩提樹,還有墜落在地上的破爛銅鐘,更有殘缺的缽盂,斷掉的降魔杵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里沒有冰雪,溫暖如春,像是一個不一樣的世界,有些神圣,只是那些景物都是殘破的,破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總的來說,這里像是一片遺跡,殘破,寂靜,但卻也光明,宛若神祇放棄的道場。

        雪豹王也跟進來了,露出驚容,在外面看時這座古剎是封閉的,黑乎乎,沒有院墻,看不到院子,門的后方就是一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進來后另有乾坤,這里很暖和,一點也不寒冷,看不到風雪,抬頭看向天空也是淡金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結界!”楚風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古剎內有洞天,另成天地,這里與外面隔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里雪豹王不由自主輕顫,佛門的力量對異類的壓制還是很明顯的,雖然神圣,但是卻也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還好,雖然也體會到無形中的壓力,但不至于像雪豹王那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的話,你先出去吧,我自己去尋找他們。”楚風說道,他看出雪豹王狀態不佳,身體繃緊,都快露出本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隨著雪豹王抗爭,那壓力越來越大,最后大鐘再響,他滿身都是汗水,幾乎要癱軟在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嗡!

        關鍵時刻,楚風背后光,正是那把大類音弓,光輝柔和,從那里擴散而出,籠罩楚風,同時也遮住雪豹王,讓他瞬間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讓兩人驚異,面面相覷,這張弓雖然不凡,但是也不是那種神擋殺神的兵器,想不到在這里竟有妙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門的能量對擁有佛門物品的人還算柔和,沒有鎮壓。”楚風說道,也只能是這個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我就不進去了,在外面等你,一件佛門器物不見得能庇護我們兩人。”雪豹王開口,他怕拖累楚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外面離的遠一些,我當心一會兒有什么變故。”楚風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雪豹王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他離開,鐘聲又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向里走,此地光明而祥和,若非各種斷壁殘垣,瓦礫遍地,以及各種器物都是破損的,真像是仙家凈土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行三百米后,地上有古意盎然的木魚,只是早已四分五裂,而石佛則烏黑,像是被血浸染過,這里有些不一樣,帶上了詭異的氣機!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心頭凜然,他開始小心,當年這座古剎被放棄,或許有什么危險的隱秘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來到這里后,當楚風再次邁步時,雷電突然浮現,在虛空中交織,噼里啪啦,將他打的一個踉蹌。

        還好,這不是致命的攻擊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神色凝重,向后倒退,結果這里又安靜了,他開始觀察每一寸土地,研究這片漾著佛光的廢墟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干裂,瓦片像是金屬,斷壁等冒出一縷又一縷煙氣,很朦朧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坑坑洼洼,廢墟下有一些烏黑的磁石,部分埋在地下,部分露出地面,但都破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心頭劇震,蹲下來,仔細研究這些石塊,這可能是布置場域的材料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磁石漆黑,有的則锃亮,上面都曾經有紋路,但是不知道什么力量導致它們破損,紋路斷開,已經毀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轉了一大圈,這片地帶的土石下多達數十快磁石等,只有一塊還算完好,其他都不成樣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倒吸冷氣,也就是說這里的場域不足原來的數十分之一,但還能彌漫雷電,有神秘能量分布,這何其可怕?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對,磁石數量越多,組合在一起能量越強,這里的場域跟以前相比,微不足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心頭震動,他很難想象,所有磁石都完好時,這塊地方的會有怎樣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氣,再次邁步,噼里啪啦,電光閃耀,擊落下來,打的楚風身體搖動,身上出現焦黑之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快移動腳步,利用從場域天書中鉆研與領悟的東西尋找生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再挨幾道雷電后,他摸索對門徑,在這片廢墟中七轉八轉,迂回向前,走出去一里地遠,沒有再被雷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當來到前方后,他面色變了,雷音震耳,轟隆隆作響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有破爛的金身羅漢像,有帶著慈悲色的石菩薩等,都懸浮在離地數米高的半空中,很詭異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片遺跡中,雷聲陣陣,佛光交織,懾人心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當年這里生過戰斗,佛門放棄了這片道場。”楚風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片地帶的場域還殘存著部分,吸附天地間的能量,使各種器物等還能懸空,同時這里也越的危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察看地勢,附近的點也是坑坑洼洼,奇異的土壤,烏黑的石頭等,百不存一,都破爛了,但依舊能形成場域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相信,昔日這里一定繁榮昌盛,佛光普照群山萬壑,因為這里如果完好的話場域之能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里他鉆研了很久,最終開始邁步,轟的一聲,一道雷光落下,將楚風打的橫飛,身體差點擊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色變了,這樣殘存下來的場域,相對過去來說微不足道,居然還可以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慶幸的是,他背后的大雷音弓出柔和的光,幫他化解一部分佛門能量,不然的話肉身說不定真會被打出一個血窟窿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地的剎那,楚風更加小心,仔細推演,尋找生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喇嘛身上有袈裟,那可不是凡品,黃牛說老喇嘛還曾去藏地尋找傳說中的佛門兵器,或許正是因為如此,他們才能走到這片遺跡深處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認為,那些人在這里沒有遇險,跟他一樣,身上有佛門器物護體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的路上,雷音震耳欲聾,在楚風的身邊響個不停,他小心的邁步,對這里的場域布局驚嘆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這里破損的嚴重,地下的場域符號百不存一,他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有三兩塊磁石完好,這里的威能注定要強大數倍不止,王級領域的生靈進來注定要被打成灰燼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一邊走一邊研究與琢磨,贊嘆不已,近乎癡迷,這地方太不一般了,他不斷記下這里的布局以及各種殘破的符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頭要去跟場域天書記載的內容印證!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覺間,他竟然走了十里地,途中也曾被雷電擊中,最嚴重時,險些遭遇五雷轟頂,還好大雷音弓幫他化解了死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光懂得場域也不行,還要有佛門信物,不然哪怕這里殘破,對現在的王級生物來說也是絕境,貿然進來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了十里路后,沿途兇險無數,楚風仔細算了一下,若是無大弓在手,他已經死掉十次以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里佛門凈土,終于到了盡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片地帶,佛光一簇又一簇,像是一團又一團光明火光在跳動,在焚燒,他依稀看到廢墟中的一些熟人,都橫陳在瓦礫與殘破佛像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佛光太盛烈了,看不真切,只能大概看到輪廓,真的尋到了他們!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心頭一沉,這些人還活著嗎?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隨后,他面色大變,看到最深處竟有一尊身影盤坐,金光普照,異常的刺目與絢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尊金身菩薩!

        隱約間,他聞到清香,那是肉身無暇、成圣成佛的氣息嗎?!

        那里有一棵菩提樹,粗大無比,那個人就盤坐在樹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時,旁邊還有一個人,穿著甲胄,比菩薩似乎還要強大,壓的虛空龜裂,那里有一道又一道縫隙,景象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為讓人心驚肉跳的是,那身穿甲胄的人手持一桿戰矛竟刺穿那尊金身,像是一位妖圣在此地降臨!

        而那金身菩薩,則一指點向疑似妖圣的那個人的眉心,雖然盤坐,但是佛光透出,化成指痕,已然觸及那人的額骨。

        這里很神圣,但是楚風卻身體僵硬,他到底來到了什么地方?!


  http://www.ifavun.live/36_36080/18148146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favun.live。九天神皇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dzdgw8.com
广西快三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