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神皇 > 聯盟之魔王系統 >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超然物外

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超然物外


  僅僅是一級的對線,陳牧就取得了不小的優勢。

  讓亞索補刀都有些小困難了,而這也是陳牧必須要做的事情。

  因為從英雄屬性上來說,越后期亞索的單挑能力越強。

  有一定裝備的情況下,亞索落后一兩級單挑發條簡直毫無壓力。

  因為只要你一套秒不掉他,技能真空期,就會被亞索超短cd的q和高攻速高暴擊的平a給打死。

  因此,前期發條的壓制非常的重要。

  亞索三級的時候,就可以開始利用w的風墻過來消耗了,常規操作是e上來打一套,用風墻擋住q和平a,從而取得換血上的優勢。

  英雄聯盟這個游戲的設計就是,每一級的變化,都是戰力的轉換,同等級的情況下,有的一級單挑厲害,三級就不行了,有的則是一級不行,三級技能學滿就強了。

  而陳牧則是非常清楚的知道每一個英雄相應等級的強勢期。

  錯過了優勢期,就要再等下一個機會或者對方的失誤了,假定對手不失誤的情況下,利用英雄特性進行最大化的優勢獲取,是對方無法用操作破解的。

  而三級的亞索,即使成為了強勢期,但是血量不足的情況,上來換血就是不理智的選擇了。

  如果你血量不滿,對拼就沒有能力一決生死,所以對方直接反打你的結果就是,你必須在自己被打死前趕緊跑。

  這個時候,對方追著你多a幾下,不死也殘,徹底失去對線能力。

  在對線期間,保持足夠安全的血量,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。

  但是為什么很難做到,因為你除了保持血量以外,還必須擁有補刀才能升級裝備,為了獲得小兵的金錢,就必須進入有可能被對手打到的地方。

  這個時候,就不是你想不打就可以的了。

  這也是這個游戲的魅力所在,大大的提高了對抗性,一個游戲如果掛機玩是會很無聊的。

  職業比賽里,經常遇到換線局,看的人都覺得心酸,一個上單掛機三五分鐘一個刀吃不到。

  若是一般玩家也要和職業選手一樣的換線抗壓,這個游戲熱度必然不會如此之高。

  所以拳頭的設計師,也在不斷的思考,用什么樣的辦法,能夠把比賽的選手,都拴在固定分路上。

  為什么這個游戲人氣最高的是中單選手,牧晨本人的魅力和carry能力以外。

  還有就是一個代入感的問題,只有中路的打法,比賽和路人的區別是最小的,都是一對一,都是補刀發育對線擊殺支援。

  而哪怕是不用換線的打野,都有各種buff開,帶上單吃經驗等變化很大的打法。

  職業和路人的打法越接近,人氣就會越高,設計師們,正在通過大數據,慢慢的發現這些問題。

  中路三級亞索終于有本錢往前e的時候,一看補刀數據,居然已經落后了五個。

  三級就被壓了五個刀,我這五個兵是哪里漏的?

    king關掉顯示id功能,同時不斷自我洗腦,他狀態很差,他頭發沒干,他一定打不過我等自我暗示。

  已經感覺自己沒有因為心理而慫了,他的亞索處方法,應該和對線任何發條都沒有區別。

  怎么就補不到兵呢?

  以為自己漏了一兩個,一對比數據才發現比想象的多。

  這這大部分普通玩家身上常有的事情,居然落在了他king的頭上。

  很多路人也是這么想的,我好像沒怎么漏刀啊,怎么比賽里的職業選手二十分鐘二百多刀,自己二十分鐘只有一百多,這個一百多是多少,視水平而訂,有可能還沒有一百....

  其實,根本原因在于,他的亞索,風總是想刮發條,因為king覺得,如果不能預判出牧晨的走位習慣,那這局前中大招豈不是只有借助隊友?

  那跟rank里的快樂亞索有什么區別?

  有些亞索狂魔,不看陣容硬來亞索,隊友沒有擊飛,自己0-十幾不說,全場放大的次數跟人頭差不多。

  這就是吹不到人的亞索,有多么尷尬。

  這局到三級為止,風的命中率為零!

  怎么感覺,比小組賽還要恐怖了。

  這走位,簡直不給活路,亞索的一瓶藥已經用掉,而發條卻一瓶沒有動過。

  陳牧在跑步前來的時候,越來越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。

  一直以來,他贏比賽的動力,都是系統的任務,積分,一旦積分給的多,簡直動力爆表,比為了追沈佳宜的青蔥少年還要有動力。

  比青春期找種子的少年還要有辦法!

  他自己也以為是這樣的,以為自己是為了積分和任務在拼。

  這游戲,雖然好玩,雖然喜歡,但是沒有大到心里無可比擬的重要性。

  而這次,當沒有系統沒有壓力的時候,他在面對決賽分配的處理上,就顯得十分不成熟,感覺吃了虧,就散步遠了些,其實他可以保持近一些,隨時可以趕到現場,其實他可以處理的更好些。

  就是心里被膈應了一下,覺得設計自己的人,一定要難受一下才是平衡的。

  而當他發現回來的路上堵車時,卻發覺,好像沒有積分,沒有任務他也很想打比賽。

  第五場有很多很多的人在等他,還有獎杯在注視著他,還有游戲里的一個個英雄,似乎都在呼喚他。

  所以他選擇了下車,然后開始奔跑,在奔跑的路上,陳牧越來越明白,他是真的想要打比賽,真的喜歡成為一個優秀的職業選手,選擇散步的那段時間,他并沒有感受到一點快樂。

  報復排位搶藍搶懲戒炮車的人,真的不如再開一局。

  下一場獲勝的快樂,會讓人忘記一整天的不愉快。

  所以陳牧跑的越來越快,以這個速度,參加一般的大學生校運會,拿個冠軍都沒有什么問題。

  這次沒有任務,沒有積分,是陳牧確定自己內心的想法做出的決定。

  陳牧真的喜歡上了打比賽和勝利的感覺,所以雨水和汗水,絲毫沒有影響到陳牧的操作。

  劇烈運動后的酸痛,也沒有一點察覺。

  他全身心的注意力,全部都在這場游戲上面。

  超然物外,現在的狀態,比起為了任務的爆發更加出色。

  因為徹底發自內心的戰斗,才是能把潛力發揮到極致的方法。

  亞索借助唯一的血瓶,恢復血量到安全線,終于先一步升級到四,秒點技能后,連e兩個小兵靠近發條,q技能出手,準備換血賺一波,再虧下去,徹底沒發補刀了。

  但是沒有想到,如此近距離的q技能,都沒有命中發條,陳牧頭頂w按下,邊緣減速到亞索的同時,自己借助加速走了一個直角避開這發q技能,同時回頭平a,亞索不服直接e了上來,再開出風墻預判發條q。

  這個時候,發條就不戀戰,而是給自己套e規避傷害,等把人拉到風墻外再還手。

  確保自己不會有一個平a和技能被風墻吸收,如今發條弱勢的最大原因,就是基礎攻擊力從47下降到41,這喪心病狂的削弱,讓發條的終極線霸能力失去,所以每一發平a,對于現在的發條,都至關重要!

  亞索這個行為,已經不理智了,因為被壓著點的感覺太難受,他選擇上來拼一波。

  結果第一發q都沒有命中,再追人也攢不出風。

  只要離開風墻保護距離,亞索就是寶寶而已。

  對a邊吃血瓶邊a,有魔法傷害的被動,發條會虛你嗎?

  最后結果只能是亞索敗退血虧,到了必須回家的地步,不然這個血量,酒桶e閃現q一下,人就沒了。

  發條雖然也掉了不少血,但是人家有兩瓶藥,還能推線進塔再回家。

  但是酒桶出現在了視野的下路蹲了幾秒,亞索不舍得這波兵,還想再吃掉經驗再走。

  然而,來支援的并不是打野,而是一位重量級的上單選手。

  一顆小樹苗從亞索身后丟出,接著就是閃現過來的一個大樹。

    w已經鎖定,不論亞索如何位移,大樹都會和你抱一下。

  然后用他有力的大手,盤他!

    waq,拿到一血,直接回頭離開防御塔,重新回上路對線。

    king滿臉的不可思議,這大樹什么情況,還能這么前期gank的?

  上路兵線都要進塔了,這gank失敗豈不是血虧?

  那不用點與眾不同的方法,能抓到人嗎?

    king只能咬牙說道:“大樹交閃了!”


  http://www.ifavun.live/32_32188/429313111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ifavun.live。九天神皇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dzdgw8.com
广西快三开奖走势